ˇ

顺妞的旅行笔记。:

#顺妞的斯里兰卡旅拍#

这么多年我一向是晴天娃娃,要什么天气来什么天气那种。

可惜斯里兰卡的旅程未能遂愿,14天的旅程只遇到两个黄昏,亚拉便是其中一个。

石锤淡啤酒·LoFoTo:

即使以为自己的感情已经干涸得无法给予,也总会有一个时刻一样东西能拨动你心灵深处的弦;

亲爱的,我们毕竟不是生来就享受孤独的。

Amber梁馨心·LoFoTo:

Walking with friends in the dark is better than walking alone in the light. If you want to go fast, go alone. If you want to go far, go together.

和朋友在黑暗中同行,好过一个人在光明中独步。

想走的快,就一个人走。想走的远,就一起走。

(P.s 你们可以猜猜哪个是我~^ ^)

骑猪闯天下:

Lofter,简单,朴素,看到“总要去旅游”这么个活动,索性试试把以前的旅游的文字和照片搬一些过来。

【一片一事】二手相机店,Rodinal,46mm

旅途中,总有一些人,或事,让人难忘,以色列的一年多里,让我难忘的,不是哭墙,不是沙漠,而是特拉维夫这二手相机店的老人家。

货运公司终于通知我行李可以提货了,Beer Sheva没有卖显影器材的地方,同事Yair老早就告诉我Tel Aviv有一家摄影器材店东西很全,再加上还要换一本新护照,所有这些事可以集中一天到Tel Aviv办完。Yair说的那家店没找到,可是就在Yehuda街的拐角发现了这家及其不起眼二手相机店。店门只容一人进出,只两步便挤到了柜台,背着背囊,便再也不能转身,内里的面积让我吃惊,不足10平米,可是却层层叠叠,从地板到天花板3米的空间却堆满了各色货物,熟知器材,一眼便知都是摄影器材,且很老的那种,写这些字的时候我想起了香港鸭寮街的二手相机摊老板,每日练摊,摆放着各色相机器材,路人观赏居多,生意却不见几宗,不禁让我觉得奇怪他是如何谋生,我却是在他那里买了几块滤镜,而这次在Tel Aviv,也是一样的二手相机店,也在寻找一块46毫米的红色滤镜。

从柜台后边直起一位花白头发的老人家,鼻子下的胡子也是花白,白色衬衫,衬衫口袋露出一截笔帽,显得很有精神。告诉他想要一块46毫米的红色滤镜,老人家想了一下,开始挪动,这才发现老人家行动有些迟缓,翻箱倒柜,而我便四周打量,右边的墙上贴了一张老人的照片:左边耳边夹着一朵耀眼的黄色小菊,花衬衫,衬衫口袋里一打钞票码成扇形,右手拿着锥形鸡尾酒杯,杯上一枚小阳伞很是夺目,整个夏威夷风情。看罢,我会心一笑。眼角余光瞟到角落里Rodinal的字样,一惊,仔细一看,原来是停产已久的Agfa的Rodinal显影液和定影液,这时,老人家说了一个词:sorry!并没抱多大希望的我指着角落的Rodinal说:"I want the developer and fixer"。明显觉察到老人家一惊,毕竟这年头用黑白胶卷的人属稀有动物了。原价50谢克的显影液和定影液老人最后只要了我25谢克,虽然没买到滤镜,但是原产Rodinal是可遇不可求的。赶着去使馆,匆匆跟老人家告别,临行要求给他拍张照,欣然答应。

一个月后,使馆打电话告诉我可以去取护照了。连夜把老人家的照片印出来,这是第一次把被拍摄者的照片送去,很是郑重其事。入得店内,老人看到我很是一惊,当我郑重把照片给他的时候,他拿着相片的手有些许颤抖,那样的心情,我无法揣测,老人口里嘟囔着:good,good,good……thank you,thank you……并不着急去使馆,便站在柜台前跟老人聊开了,73岁,育有一儿一女,均不在身边,靠二手相机店为生,每月租金3300谢克……看着这满店的器材,想着现在数码技术对传统摄影的冲击,不知这店还能维持多久。老人点上一支烟,烟雾中依稀可觉一种孤独,是对生活,还是对人生呢?心生怜悯!最后的离开感觉像是逃离,逃离那种孤独!

离开以色列之前,又去了一趟Tel Aviv,只想跟老人家道个别,合个影。可惜,二手相机店门紧锁,还是没能见到老人家。也算一桩遗憾。

人与人的纽带很难说的清楚,跟老人的联系,只是那Rodinal,只有46毫米的距离。我想以后如果还有机会,我会再去看望老人家。

--------

Kodak Trix-400